禅者商道
ZEN

止藏怀会臻禅理

2013-05-25 03:28:04 | 来源:来源:《云浮日报》

    与陈慧明分别后,六祖慧能继续往南,又经过一段艰辛历程,终于回到了韶州曲江,见了结拜兄弟刘志略、无尽藏比丘尼,也见了乡亲们,他们都很高兴,都来看望慧能,说慧能已经学法归来,应该有作为了。当时,魏武侯曹操的后裔曹叔良和村民一起,把隋朝末年已经被兵火毁坏的宝林古寺进行修复,请六祖慧能在寺中居住说法。慧能在宝林寺住了九个多月,又有一些恶人来追杀他,其中有一次慧能预先知道有人来害他,于是他就逃到后山躲起来。那些人追上来,找不着慧能就放火把周围的草丛烧了,好在慧能藏在一大石缝里才幸免于难,躲过了追杀,石缝中的石块上还留有慧能当年盘坐的膝迹和衣布的纹印,后人称为“避难石”。
    六祖慧能虽然又逃过了一劫,但他觉得在曲江住不下去了,只好辞别刘志略和无尽藏比丘尼等,离开韶州曲江。那到哪里去栖身好呢?他想起了师父五祖弘忍临别时“逢怀则止,遇会则藏”的嘱咐,于是继续往南走。慧能披星戴月,风餐露宿,跋山涉水,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,最后终于到了有“怀”字的地方停了下来,到了有“会”字的地方隐藏起来。这怀、会是什么地方呢?也就是今天广东省怀集县和四会市那一带。
    唐代的怀会地区,山高林茂,人烟稀少,慧能觉得这里是隐匿藏身、逃避追杀的好去处。在怀集冷坑上爱岭的山顶上,有个岩洞叫龟咀岩,站在洞前向下俯瞰,阡陌交错,一马平川。慧能就决定暂时在洞里栖息。附近上山打柴的村民和猎户见慧能憨厚老实,而说起话却颇有灵气,因而都喜欢他。按照《坛经》等一些文献的记载,慧能在怀会期间主要是跟打猎的人在一起,跟上山砍柴的人混在一起。久而久之,慧能就与他们混熟了,成了猎人队伍中的一员。
    也许有人会问:慧能是第六代祖师,却成了猎人,两者不是很矛盾吗?不是的,一方面,慧能就是利用猎人的身份来掩护自己、保护衣钵这一圣物,谁也不会怀疑猎人队伍中有中国禅宗第六代祖师;另一方面,慧能也利用这个机会来实践体验和宣扬佛法。慧能在这段时间的言行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    慧能与猎人相处了一段时间,猎人们已经非常信任他,他们知道慧能不会狩猎,就让慧能看守猎网,叮嘱他如果有猎物被网住就收起来。但是六祖慧能每次看到网住猎物的时候,就想到“众生平等,众生是佛”的佛理,想到“不杀生”的佛教戒律,因而都把被网住的猎物偷偷放掉。到烧饭的时候,都把肉和菜放在锅里一起煮,当猎人吃肉的时候,六祖慧能却只吃青菜。其他人都觉得奇怪,就问他为什么不吃肉,慧能说:“我只喜欢吃肉边的菜,已经习惯了。”因此方志里还有“肉边菜”或“锅边菜”的记载。而且六祖慧能利用这个机会,经常跟一些上山打猎砍柴的人讲佛法的道理,劝打猎的人应该多种点蔬菜、稻谷来吃,不要打猎残害生灵。
    六祖慧能在怀会一带,白天劳动,晚上修行佛法,由于长期素食,且在青山绿水中生活,空气清新,还经常采集山草药服用,所以身体虽然不算硕壮,倒也非常健康。附近的村民也觉得奇怪,慧能住在山上岩洞,却从来不生病,因而把他视为郎中,有什么不适病痛,都请慧能诊治。而慧能也乐意为平民百姓治病,实践普度众生、行善积德的佛禅理论,并利用一切机会向广大百姓宣扬佛法。
    怀会大地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六祖慧能的足迹,同时也流传着许多有关六祖慧能的动人故事:  
    “出米洞”的传说:六祖慧能在上爱岭龟咀岩居住期间,生活环境非常艰苦,有时连吃饭都成问题。但慧能并不畏惧,坚持在艰苦的生活中修行佛法,而且乐善好施,经常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点粮食接济一些有难的贫民。他的精神感动了上苍,于是,上帝在龟咀岩开出一个小洞,每日流出白花花的大米,但流出来的大米仅够慧能一人食用。这样就解决了慧能的吃饭问题,让慧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神去体悟和宣扬佛法。
    后来,慧能离开怀会到了广州,但上苍还不知道,原来的小洞仍然每天流出大米。有一天,一位农夫上山路过龟咀岩,见到小洞中流出大米,非常高兴,把米装回家,一连几天。但这位农夫太贪心了,他嫌洞口太小,流出的大米不多,于是他带上锤凿来到龟咀岩,把小洞口凿大,结果,洞口流出的不再是白花花的大米而是涓涓的泉水。佛法的道理很明白:做什么事都要有善心和慈悲心才能长长久久,而贪心、恶行最终会受到惩罚。
    为了纪念六祖慧能,到了宋代,人们就把上爱岭的龟咀岩改名为六祖岩,一直沿用至今。而且在怀集还有六祖禅院、六祖井、华光寺六祖禅室、无字碑等有关六祖慧能的遗迹。各位如有机会可到怀集去看一看。
    扶卢山因六祖慧能而得名:四会原来有一座山叫葫芦山。六祖慧能在怀会一带期间,除了在怀集上爱岭龟咀岩栖息外,还经常往来于四会葫芦山一带,所以《六祖坛经》中说慧能在四会隐藏了十五年。由于葫芦山山高林茂,人烟稀少,经常有飞禽猛兽出没,伤及村民,成了一大祸患。六祖慧能见到这种情形,就运用佛法,生擒巨蟒、降伏猛虎,为民除害。从此,葫芦山一带再无猛兽伤人,山民们终于可以安居乐业。
    同样,六祖慧能在葫芦山期间只要有空闲便修炼佛法,还利用一切机会向周围的百姓宣扬禅法。这里还流传着六祖慧能点化阮公圣佛的故事。
    阮公圣佛名子郁,北宋元丰二年(1079)正月初九生于陶塘铺周村,年少时沉默少语,但听到梵音却异常兴奋并能解之。因父母早亡而随姐姐生活,在姐姐家牧牛,早出晚归,喜欢独自一人寻找清幽的地方静坐。有一天,他梦见六祖慧能与其说法,他应声说道:“平生修得成明镜,不受人间半点尘。”六祖慧能知其悟性不凡,于是点化一处凤凰地嘱他修行。他便向姐姐要了一盆水沐浴,沐浴后径往凤凰地,不再回家,其姐和村民入山寻找,忽有一头白牛奔出,众人随之追逐,竟见一群牛环跪于荔枝树下,再仰望之,只见阮子郁已于树顶上坐化,时年仅24岁。众人均说阮公举止与众不同,定是已修炼成佛,于是将其遗体裹漆防腐,装饰佛相,置于众缘寺(后改称宝林寺),让人供奉。后在阮公原籍也建有莲花寺祀阮公。从此,四乡村民供奉阮公圣佛虔诚备至,香火不绝。(参考程昌良《六祖惠能颂》)
    所以,四会的民众很崇敬六祖慧能。为了纪念这位禅宗的祖师,在唐代的时候,他们就把葫芦山更名为“扶卢山”,意为扶助卢氏,因为慧能姓卢。人们还在扶卢山上建了六祖庵,祭祀六祖。后因年久失修,风雨侵蚀而坍塌。到清嘉庆十四年,即公元1809年,民众捐资重修,改名为六祖寺,从山上移址至山脚,更方便信众祭拜。当时有一位乡贤叫卢应中,专门写了《重修六祖寺记》,记述重修的经过。到了清末,六祖寺仅剩前后殿结构,其余均为残垣断壁。1997年,四会重建六祖寺,并移址于秀丽的贞山风景区。重建后的六祖寺是一座巍峨恢弘的寺院,可能是以“六祖”作为寺名的最大的庙宇。
    六祖慧能在怀会一带十五六年,由于慧能在此之前,未受过系统的佛教理论的教育,而在此之后他弘法几十年,尤其是《六祖坛经》却有丰富的禅理,所以有人认为六祖慧能在怀集四会那一带十五六年,实际上就是六祖慧能参悟禅理,完成他的南宗禅理论的一个时期,也是他把自己的佛法、理论来实践的时期。这一时期,对他的人生来说是很重要的。
    善恶有报
    关于慧能在怀集上爱岭龟咀岩居住时“出米洞”的传说,无非是想让人们懂得这样的道理:只要你坚持做好人好事,乐善好施,佛祖是会看见知道的,他就会帮助你;但如果贪婪、做坏事,佛祖同样也会看见知道,他就会惩罚你,这就是佛教所说的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也许冥冥之中,说不定真有这种报应关系。所以,我们只要做好人、做好事就一定会有好的果报。
返回